殷棚信息门户网

殷棚信息门户网 » 教育 » 90后女硕士乡村支教好几年,她说曾经寂寞得想哭

90后女硕士乡村支教好几年,她说曾经寂寞得想哭

发表于 2019-11-02 09:23:21 | 阅读量 2720

作者:周玉龙

破损的教室,很少的学生,年迈的老师...说到支持农村教育,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是他们又苦又累,年轻人不愿意留下来。

课堂上的郭蕊(周玉龙摄)

90后郭蕊不这么认为。在她看来,“老师们同样为向山村儿童传授知识而自豪,不管是在城市还是农村。”

怀着“教师梦”,2015年硕士毕业后,郭蕊直接申请了衢州市曲江区的农村教师——太镇乡中心小学,这是衢州最偏远的山区学校之一。

课堂上的郭蕊(周玉龙摄)

无视远处的学校

所有一起进来的老师都没有报到。

"尽管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报到后我还是感到有些沮丧。"郭蕊回忆说当时的日子很苦。“由于交通不便,很难出山。一起进来的老师认为学校很远,就直接走了。”

作为一名教了42年书的老教师,郭蕊坚定了自己的信念。当她感到困惑时,老老师说,“郭,你是第一位专业美术老师,也是第一位获得学校历史硕士学位的老师。学校需要你,孩子们需要你,我们都希望你留下来。”

学校门口的大风车(周玉龙拍摄)

这次停留是四年。在过去的四年里,郭蕊逐渐发现在农村当老师是“好事”。

学校环境已经改变,今天的小学就像“童话王国”。学校门口的长梯子上安装着五颜六色的风车,在微风中旋转着快乐的音符,每天都欢迎学生。进入学校大门后,塑胶跑道和篮球场首先映入眼帘,体育设施齐备。当然,教室和桌椅也是新的。

唯一的“美中不足”是学生有点“少”。

二、三年级艺术班的大教室里只有4名学生——整个小学只有36名学生。

然而,在郭蕊看来,更少的学生并不冷清,而是有更多的精力去照顾和关心。太子镇离市区很远,村里几乎所有的孩子都落在了后面。他们的祖父母对他们的日常生活负责,因此产生了代沟。

“传授知识只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。我们经常扮演哥哥、姐姐和父母的角色。”郭蕊说,农村孩子会胆小怕事,需要老师的鼓励。“当我们不去上学的时候,我们会去他们家和孩子们聊天。”

四年后,每当孩子们喊“郭老师很漂亮”和“郭老师很好”时,郭蕊就觉得“特别甜蜜”。

学校季节

只有五名新生进入了学校。

今年开学时,辖区内五名学龄儿童将成为新生。校长向郭喜安决定给每个孩子发一份新的入学通知,并把它送到孩子的家里。

“他们是山里的留守儿童。从学校拿到录取通知书不方便。我们想给他们一个正式的入学通知。”湘郭喜安说。

接受任务后,艺术专业的郭蕊开始为孩子们量身定做这五个通知。出于这个原因,她设定了一个目标“让孩子们感到亲切和自然”。

郭蕊起初不知所措,因为他没有联系这五个学生。为此,她打电话给每个孩子的父母,了解他们的偏好,然后开始个人裁缝和手绘。

“例如,王韩愈喜欢飞机模型,想成为一名科学家。我在布告上画了一艘宇宙飞船。我希望宇宙飞船能让他实现自己的梦想。”郭蕊说,当他收到录取通知书时,王韩愈非常激动,重复了同样的一句话,“欢迎老师,欢迎老师……”

还有学生朱Xi和郭蕊专门为她画了一个童话世界——录取通知书上有漂亮的蘑菇和可爱的熊。这意味着她可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。

写这五张录取通知书花了很长时间,也花了很长时间把它们寄给孩子们。从早到晚,泰镇中心小学的老师们走了大约100公里。然而,知道孩子们喜欢定制的通知,老师们和孩子们一样高兴:“大约需要一个小时来做入学通知。我认为孩子们开心是值得的。”

操场(周玉龙拍摄)

在最初的几天里,我感到非常孤独,想哭。

村庄环境也在变化。水泥路铺到“门”后,只需40分钟就能出去。在衢州市结婚生子后,郭蕊买了一辆车,使得出行极其方便。

然而,由于夜间道路的危险,郭蕊很少出门。一次,郭蕊接到家人的电话,说孩子突然生病,被送往医院。正当郭蕊想收拾行李返回城市时,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声音:“晚上开车很危险。这孩子很好。我们会处理好的。你可以在那里很好地工作。”

从长远来看,孩子们几乎是由他们的家人带来的。“老师就是这么做的。他们没有时间陪孩子。”郭蕊说。

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变化。过去,放学后只能躺在宿舍里玩手机。现在随着村里文化礼堂和广场的建设,郭蕊将和朋友们一起去看广场舞蹈表演,和村民们聊天。

"我们还一起举行了篝火晚会。"郭蕊说小学老师现在基本上都是年轻人,每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话题。"我们经常见面,甚至看到村子周围的风景。"

在乡下工作,因为有很多树,最悲惨的是被各种各样的虫子骚扰。在去采访的路上,记者被一只巨大的蚂蚁咬了五次,瞬间造成了可怕的疼痛,接着是几天的大包,比蚊子咬的更痒。

然而,郭蕊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,甚至把它视为大自然的礼物。郭蕊经常带着他的学生用画板在学校附近的山上画画,这样孩子们就可以用他的画笔描绘他的家乡。

艺术课上的孩子们(周玉龙照片)

这是郭蕊教学的第五年。一想到她第一次来的时候,她就会在黑暗中睡觉,在黎明起床。她感到孤独,想哭。郭蕊觉得如果她能让时光倒流,她肯定会选择这种方式。

“因为我喜欢当老师,不管将来是好是坏,这就是我坚持做老师的原因。”郭蕊说。

事实上,衢州有不少像郭蕊这样的年轻人。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涌向山的深处,绿色春天的梦想代代相传。

王十一在教英语(周玉龙拍摄)

正如郭蕊的同事王十一所说,“教师道德不分城乡,教育不分地区。"



上一篇: 秋天,鸭胗别再炖了,学会新吃法,隔三差五做,每次一大盘不够吃
下一篇: 国米vs乌迪内斯首发:卢卡库领衔锋线 桑切斯替补待命

Copyright (c) 2013-2015 wendyrich.com 殷棚信息门户网 版权所有